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Ella(S.H.E.)、余秀芷(知名作家)、林義傑(極地冒險運動家)、郝廣才(格林文化發行人)、徐薇(英文名師)、陳美儒(親子教育家/建中名師)、詹宏志(網路家庭董事長)、鄭華娟(知名作家/詞曲創作人)、蝴蝶(暢銷作家)、藤井樹(暢銷作家) 誠摯推薦(以上依姓名筆劃順序)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朵玫瑰,承擔著幸福時光

黃騰輝

我因為熱愛玫瑰,而有榮幸為這本書寫推薦序;我是在二 0一0年五月十九日晚上,在我家中的玫瑰小花園裡第一次把書讀完,其實應該說,是我和我的玫瑰一起讀完。在讀這本書前,我曾想像這位土耳其的作家:沙爾達.奧茲坎(Serdar Özkan)到底是怎麼樣來寫他的玫瑰的?玫瑰在這本書裡會遇見小王子和狐狸嗎?玫瑰還是那麼的驕傲嗎?玫瑰還是那麼寂寞的在B612星球上等待小王子的歸來嗎?我好擔心,玫瑰的夢想在沙漠裡經過暴風雨的襲擊,還會有明天的陽光燦爛嗎?

如果說聖修伯里的《小王子》,是一本給曾經當過小孩的大人看的書,而這本書,可是給不失童心、經歷一番世情的大人們看的浪漫小說。

不管是小王子還是玫瑰,不管是沙爾達.奧茲坎還是黛安娜,或者是我和真正的我,我們一生都在尋找幸福的真義,幸福成為我們一生中最詩意的憧憬,也是終身不悔的目標。但是,在追尋幸福的過程裡,我們遭遇了許多的困難挫折,我們曾經熱烈盼望過的幸福遠景,卻始終沒有來臨……我們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中,離開那朵驕傲獨特的玫瑰,卻又在一次一次的重新尋找另一朵玫瑰的生命旅程中,重新找回真正的自己。在書中,作者沙爾達·奧茲坎藉由黛安娜在尋找自我的過程中,依序經驗了「拒絕接受其他人的說法」、「路」和「滅亡」、「重生」的淬鍊,最後終於發現:全世界再也沒有哪個人像自己一樣的美好堅強。我們的幸福人生是從不需要外求的,因為「我」一直存在自己心中。我們是如此特別,但是我們從未好好的珍惜這朵驕傲的玫瑰,也未曾好好照顧這朵玫瑰。我們一生都活在別人的價值觀裡無法脫逃,忘記了真我存在的堅持,以至於終生都找不到那朵幸福的玫瑰。

在書中,我喜歡乞丐的話:「人們想要聽到他們的未來,所以我告訴他們。我能怎麼辦呢?跟他們說:『不要問我,你活著就會知道?』」還有畫家提亞斯的一段話:「大海裡曾有一道波浪滾滾而來,它享受著太陽的溫暖和微風的吹拂,一邊朝著海岸前進,一邊對周遭的一切報以微笑。但是,它突然注意到前面的海浪一個接著一個撞擊到懸崖邊,殘暴地碎屍萬段。『噢!老天!』它大喊,『我的下場就像它們一樣。沒多久,我也會撞上去,然後消失不見!』就在這時,另一道經過的海浪看到它的驚慌,於是問它:『你為什麼這麼焦慮?你瞧天氣有多麼美好,看看太陽,感受微風……』海浪說,『你不是一道海浪,你是大海的一部分。』」這些話對應著聖修伯里的《小王子》書中,狐狸對小王子說的兩段話:「對我來說,你還只是一個小男孩,就像其他千萬個小男孩一般。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樣對我。我只是一隻狐狸,和其他千萬隻狐狸沒有二樣。但是,如果你馴服了我,我們關係就不一樣了。對我來說,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對你來說,也會是世界上唯一的。」 、「我的祕密是這樣,很簡單,用心去看才看得清楚;真實的東西眼睛是看不見的。」

我曾為聖修伯里畫了許多不同主題的畫。我畫過那條蛇還有狐狸,當然我畫過無數的玫瑰花;小王子來到地球之後曾經攀登過一座高山,當時他只聽見回音「我好寂寞……寂寞……寂寞」,所以我也嘗試畫過「回音」和「寂寞」; 今晚我將畫一幅有四朵紅玫瑰的玫瑰園獻給沙爾達•奧茲坎和所有愛玫瑰的小王子。那四朵玫瑰代表著一個祕密和四堂絕無僅有的「聆聽玫瑰」課程,透過這個課程,讓那個常在沙漠裡迷了路的小王子,找到了知音……讓我們找到那朵永不凋謝的幸福玫瑰和永恆的理想。

二0一0年五月二十二日 台中
(本為作者為著名玫瑰藝術家、古典玫瑰園董事長)

6

她想起母親在信中問她的問題:「親愛的,到底是什麼阻礙妳去追求最大的夢想?」
黛安娜知道,如果她有一千世可活,那麼每一世她都想當作家。她之所以選擇法律,都是一個可怕的想像害的,她想像自己會變成一名平庸的作家……
首先,周圍的人會認為她浪費了學歷。除此之外,他們倒是會隱藏他們真正的想法,禮貌地說她選了一個有趣又令人興奮的職業,然而,他們的話裡總是隱含著反對和鄙視。很快地,她會變成八卦主角,人們會竊竊私語著國際飯店集團和里約熱內盧最富名望飯店女繼承人的新聞,並說「不幸的黛安娜.奧利維拉」一度是城裡所有年輕人欣羨的對象,受到人人的讚賞,最後卻變成一個寫的書沒有人要看的作家。那些曾經不惜付出一切只求擁有她的地位的人會可憐她,認為她虛擲人生。
黛安娜從未告訴任何人,她是因為害怕活在這樣的情境中,才選擇一個周圍的人都會認可的職業。所以,或許朋友無法洞悉她真正的感覺是她的錯。
但她難道沒有跟她們聊過她的夢想和希望嗎?當然有。
只是她每次開口,就會遭到她們的批判,好像她們才知道什麼對她最好。她們總是建議她做什麼,應該怎麼思考,甚至該有什麼感覺,一大堆的忠告排山倒海而來,卻從來沒有人試著去了解她。
她要怎麼面對這個她被獨自留下來生活的世界?一個無人了解她的世界?
為了讓疲憊的心靈能夠得到安寧,黛安娜終於決定晚上去公園散散步,一如母親尚在人世的時候。

7

公園裡,人潮稀稀落落。黛安娜沿著海岸走,盡可能地靠近大海。
她和母親曾有多少次一起在這裡散步?到底是多少次呢?如果能再與母親在這裡閒晃一次,她有什麼不能給的?只要再一次……
她迷失在回憶中,走了大約十五分鐘,一直走到有帆船的遊艇停靠區,才掉頭回家。
回程,她通常會穿越公園走捷徑,主要是因為她喜歡欣賞這條路上一些稀奇古怪的人,看看那些頭髮有如彩虹般五顏六色、在身體上最不該穿孔的地方穿孔的人,還有身上已經找不到空位可以再用刺青裝飾的刺青客……
一如往常,這條通道上充滿了賣小飾品和庸俗藝術品的攤販、刺青師傅,還有晃來晃去的音樂家和乞丐。
經過乞丐時,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
「嘿!年輕的小姐!」
黛安娜不確定是不是有人在叫她。她四下張望,不見其他符合描述的人,然後,她看到一個老乞丐正盯著她瞧。他又喚了一聲:「嘿!年輕的小姐!」
她常常在這個角落看到這位滿頭灰白鬈髮的男人盤腿坐在一張草蓆上。他與其他乞丐不同之處,在於他小小的黑色瞳孔儘管不斷在人群中搜尋著什麼,卻從不騷擾經過的人。另一個差異是,他那張破爛的草蓆上有一角寫著:算命,九里爾。
黛安娜很訝異,她經過這位算命的乞丐不下百次,但這還是他第一次出聲喊她。
「你在跟我說話嗎?」她指著自己問乞丐。
「妳在找她?」
「你的意思是?」
「她!」
「她是誰?」
「如果妳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
「什麼?!」
「她,我在說她!」
她搖搖頭。沒有必要繼續這段奇怪而沒有意義的對話。或許他正等著捉弄某個人,搞不好是在測試什麼吸引潛在客戶的新招數。不管理由是什麼,黛安娜決定趕快走開。
她想當作他們之間沒交換過一言半語地繼續往前走,但當乞丐再喚一聲,她卻停下了腳步。
「看這裡,小姐,我準備免費幫妳算命。來吧,或許妳的好運會告訴妳她在哪裡。」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也不想知道。」
就在那快如一眨眼的瞬間,乞丐把灰還是什麼的倒入他面前的一杯水裡,專注地看著水逐漸變混濁。然後他說:「哎呀!我看到了什麼?我看到了什麼?她看起來就像是妳,和妳好像!」
黛安娜站在原地渾身一僵。
「誰看起來和我好像?」她用力嚥了一口口水問道。
「這樣好多了,小姐,現在過來坐下吧。」
黛安娜照他的話做。

[ 繼續閱讀 ]......